聊城团购网 tuan.Lc365.net 点此进入团购网
聊城论坛 聊城社区 水城论坛 水城社区 聊城门户网 江北水城
  您还未登陆 | 登陆 | 注册 | 会员列表 | 检索 | 论坛状态 | 帮助 | 刷新本页 | 最新帖子 | 聊城博客 到页尾
聊城门户网 >> 聊城社区 >> 水城生活 >> 原创剧本《聊城小子水城人》  --板权开放

共3页 上一页 下一页 [ 1 2 3 ]   回帖是一种美德
您是本文第8078个阅读者  
主 题: 原创剧本《聊城小子水城人》  --板权开放
廖政权
魔羯座 午马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论坛游民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积分: 26 分
经验: 58 点
文章: 26 篇
注册: 2010-09-10
发表于:2011-06-20 10:25:06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第21楼到顶部
满桌的佳肴, 你得有口好牙。腰缠

满桌的佳肴,   你得有口好牙。
腰缠万贯,     你得有时间花。


团购信息 分类 供求信息 房产信息 求职招聘 网上购物 申请个人主页 聊城天气 网址大全 聊城地图 聊城圈
 
廖政权
魔羯座 午马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论坛游民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积分: 26 分
经验: 58 点
文章: 26 篇
注册: 2010-09-10
发表于:2011-07-08 13:20:48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第22楼到顶部
满桌的佳肴, 你得有口好牙。腰缠

满桌的佳肴,   你得有口好牙。
腰缠万贯,     你得有时间花。
赏一路风光,   你得自己走。
给一座金山,   你得有命拿。
垄沟里创食,   也是好汉。
病床上数钱的, 那是傻瓜。
千里驰骋,    你得有个家。
万众首领,   你得有个妈。
春光明媚,   你得有人捧。
悬崖失足,   你得有人拉。
三万多天,   有几天属自己。
两眼一闭,   到哪里安家。

*** **************  我学习的收获。
 
廖政权
魔羯座 午马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论坛游民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积分: 26 分
经验: 58 点
文章: 26 篇
注册: 2010-09-10
发表于:2013-09-01 11:44:26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第23楼到顶部
第11集歌词曲:《知道》[镜头] 一个

第11集
歌词曲:《知道》
[镜头] 一个大处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062 我店里 #
我摇摇头,双手撒开,憋着气自言:“我喂的是儿,吃不了亏。”
国益对我说:“你摆得平,你有啥关系?”
我说:“你没搞懂不是。”
国益:“我咋没有搞懂,为了不判刑,找关系放出来,是这个意思吧!你能摆平啥?”
我说:“我能使他的孩子多教育两年,教育好为止。要不然出来又进去,出来又进去,人家公 安部门还难得给他立案。”
国益:“你是个怪人,这种十多岁的哇儿,判几年什么概念?”
我说:“思想问题不解决,流在社会什么概念。再说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国家不该不制订那方面的法律。”

063 新街副食 #
我站在我的店门口,又听见《新街副食》有人在吵:“嗨!我又去学学。”我跑到《新街副食》店前,是熊明生一人闯进店里,将店里的瓶装酒打烂,其它食品也弄倒在地
熊明生:“我50岁的人,我来偷你一瓶醋?我是小偷?你今天还要多少钱?”
郭大看到熊明生气势汹汹,有备而来。在一边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熊明生气愤:“昨天,你们诈了我的钱,今天你算一下,要多少,我拿得起!”说道从兜里摸出一沓钱,全是壹百元一张给大家看“我是小偷?我50岁了,变成了一个小偷!老子整个家族都没有一个小偷,都没有一个人蹲监的,我来偷你两三块钱的东西,嗯!大家看,我手里拿的是草纸!”
来了一辆警车。司机:“把他弄上来就是。”从车上下来两个大男人,从我面前经过,没有说话,在熊明生左右,牵着他就上了警车。有十多个人在看。
[画外音] 唉!这两个人,像喝了酒哦,话也不说,一个脸绯红。走我面前过是那种味?还是有种杀气哟?(吆喝)嘿!嘿嘿!同志们,有戏看。总有一天要见面。*

064 我店下午  #
我中午进货回来,小解放车拉了一车。国益忙着下货,干起了劲,干出了精神,货下完了。我看她那股劲,我高兴:“谁说女子不如男呀!我看人类发展到今天,女性不只是顶半边天,这句话迟早要改写。”
我跟国益都在认真清理货。工商所的一群人出现在我眼前,急忙拿出证件,检查我的货。我说:“你们好,欢迎光临。”他们勉强地点了一个头。我拿出进货发票给他们看:“你好,我这里是今天的发票,过去的我们都存着。”他们不说话,忙着看。
[画外音] 哦?哦,可能他们在哪里受了委屈。哎!他们的工作还是不容易,为了百姓的权益不受到伤害。不容易,不容易。是我,我没有那个才。我还想提几个问题,算了,不麻烦他们。嗨!我先该说领好,欢迎加光临,不知是否能使他们一乐。 *
执法者:“你,要注意到,不能销售假冒伪劣商品,食品是人命关天。”
我说:“对!我都不好意思说,太麻烦你们。我做生意不久,望你们多多光临,提高我识别的真假能力。我有假货一定能找到源头。”
检查者检查完后:“我们走了,要注意点,要有防假意识。”
我诚恳地说:“谢谢!以后请多关照。好!慢走。”
国益不高兴:“嘿!注意点,什么意思?我觉得他们该培训我们经商者,如果一个经商者不能识别真假,他注意什么,怎么注意?拿双眼盯着它?废话。”
我说:“嗨!国益,你说这点还不错,应该有个部门负责。其实也不难,他来查我们,多来几回,我们就学会了噻。要我们每一个店都不进假货,假货就没有市场。”
国益热情的给我倒杯茶:“来来来,鲫鱼,你喝茶。”我心理乐了“我跟你讲个故事。上午有俩口子,就在我们门口打架,你说是为什么?”
我说:“我咋知道是为什么呢?”
国益积极热情:“我给你说!天下居然有这样的道理。这个媳妇居然不认他的老人,婆妈来了,男人去买了两根猪蹄回来,媳妇不高兴,就打起来了。我看到男的好凶哦。那个女的也凶,他们真的下得了手?不过那个女的也真是,你还不是看上她养的那个儿子,儿子都看上了,把妈当成了仇人,实在不该。”
我说:“后来呢?”
国益:“后来110来了,你又不在,我就没有时间去看。”
我来回走了两步,向国益请示:“国益呀!你好!我想今天晚点去看一下,我原来认识的一位老前辈,姓徐。他快90岁了,他的文化之高。他那个年龄的老人,不只是国内,就是其它很多国家的历史,他都说来条条是道。他所看了的书,要一间屋来放。”
国益:“好嘛!去了回来又跟我讲一遍你的感想。”
我说:“是呀!他还会日语、英语,还会武术、气功,在我心中的他,是一位了不起的老人。这是中旬,天气又好,晚上应该是大月亮。国益,当年我好想认他作师父。”
国益:“好哇! 能与一个自己尊敬钦佩的人多相处,学点别人一技之长。鲫鱼你有出息。”我感到好笑“唉!大月亮,是小路,有多远?”
我说:“多远?三公里路该有吧。在农村。”
国益:“那你现在都去,嗯,要不你明天去嘛!我的意思,是说你今天己经很累了。还是要给老人一点东西。嗨!你如果今天去,就早点,现在就去。”
我说:“这个老前辈,我每次见他,我都有新的收获,他总会讲一些人生哲理。他说了个——人生在世为何因,只为调合气与神;开天劈地人长在,一生一世宇宙存。”我乐着“你看人家这种心胸,洒潇人间。”
国益:“我是说你去。”
我轻轻地唱道:“谢谢你,给我的爱,没有一点你不关怀……”
来一位中年妇女,中等个,短发,提一个大包,站在我门口微笑地张望。我说:“请问需要点什么?”
中年妇女:“我,我要买点零药。”
我说:“哦,就在隔壁,”我笑着,“来,我带你去。”我把她带到了黄氏诊所。

065 黄氏诊所 ##
我一进门,一个近二十岁的女子对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说:“你的脾气怪,我的脾气还更怪,你有好怪呀!在怪的我都见过。”
黄医生:“好好好!听你的,吃一天的药。” 四十多岁的男人只看了女儿一眼。
我为了缓解一下气分:“黄医生好!”
黄医生:“嗨,请坐!”黄医生开了一张处方给吕护士。
我说:“谢坐!”
四十多岁的男人出了钱把药拿走了。女儿:“我不吃,你怪得很。你怪,我比你更怪。”气冲冲地走了。
我问黄医生:“他们是父女俩。”黄医生点头一笑。
中年妇女:“我还是要坐一下。”
我玩笑到:“你看,你在我那里,我都没有喊你坐,真对不起。”
吕护士倒了一杯水给中年妇女:“你喝水!”
中年妇女乐着:“谢谢!”叹了一口气。
我看着她的大包,玩笑到:“嗨!你出征了,带那么多东西?”
中年妇女:“对!我解放了,今天跟儿,儿媳妇说好了,我每个月出500块钱,他们请人带孩子,我这个老娘带不好,他们要科学喂养,我出500快钱给他请人带孩子,老头负责给儿媳妇买养老保险。”我瞪着她“管他们的,我们反正都不对,我老俩口过我老俩口的生活。”
我说:“你儿媳妇现在生活呢?”
中年妇女:“人家靠男人,我儿有两千多一个月。我们只管自己。”
我好笑的对黄医生说:“嗯?当年的貂婵、西施是靠什么生活?”
黄医生:“没有去研究过。”我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就离开了。

066 《新街副食》 #
《新街副食》又围着一群人。熊明生拿着一张字纸在读:“郭大老板,对不起,我偷了您的醋,还摔碎了您的酒和其它东西,我认赔,请你原谅我。我从此不再来闹事。求您、求你们、求大家原谅我。检讨人,熊明生。”
老板娘忙:“你以为我们是那么好欺负,我老公都说了,这条街的天上地下都是我们说了算。”
仍然是上次的警车,上次那位司机,胸有成竹:“郭老板,损失了多少?”
郭老板显得稳重:“给我摔碎了的货有一半,损坏了的货有一半,我完全有清单。受损的货堆一起,影响了我营业。还有汽车运输费,人工费,墙体污染还要处理一下。共计是二万五。”
熊明生:“我,我的那两千多呢?”
开警车的那个司机说:“上交国库。”
我旁边一个人,30来岁,矮个子,瘦小,短发,穿一件旧的军干服和一双烂的解放鞋,没有穿袜子,牙齿上敷满了残留的食物,说话时鼻音重。这个人在自语:“上交国库,明生大哥,你怎么了?你犯了哪家的王法?”
我忙招呼“嗯!老兄,你贵姓?我都看了三次了。”
30来岁的矮个子瞧了我一眼:“哦!我叫宋明富。他们都闹了三次呐?”
熊明生叹息:“我认账,没法了,我出,我想办法拿。”
宋明富双眼盯着熊明生,在自言:“大哥,你还是流的我们宋家的血,虽然前辈把你带出去了,我们平时没有来往,这事我还是要管一管。”
熊明生叹气:“我三天内给你拿来。”
宋明富自言:“还只好我来管一下这个事。”
[画外音] 哈哈!济公?*

067 去徐成华老前辈家的路上 #
 
廖政权
魔羯座 午马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论坛游民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积分: 26 分
经验: 58 点
文章: 26 篇
注册: 2010-09-10
发表于:2013-09-03 09:15:53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第24楼到顶部
067 去徐成华老前辈家的路上 #我一路

067 去徐成华老前辈家的路上 #
我一路上自乐,我快步走过一个弯弯的农村小路,我哼着:“我想唱歌就不敢唱,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高三啦还有闲情唱,妈妈听了准会这么讲。高三成天都闷声不想,难道这样才是考大学的模样……”乐着低声高呼“徐老前辈人,您好!”
画外突然传来:“抓住他,抓住他。”
我抬头看没人。回头看,两个高大魁梧的壮男,离我不足一百米,在使劲地向我要走的路跑来。我再往远处看,离我一百多米远,有两位男士,一边追,一边喊:“入室杀死两人,抓住他!”我瞪着追者,他们没有警服。又从追者口中传来“不站住我开枪啦!”‘啪!’一声枪响。我左右一看,没有其他人啊?
我自语:“真警察,真的敢杀人,别是在拍戏哟?哎!我要是有功夫才好。”在我前面十多米的路中,有很多拳头大的石子。二犯晃着刀,指着我。我跑到石子处,站在路中间。我眼一眨,他向我扑来,我往下一蹲,第一位高大魁梧的壮犯,从我头上飞了过去,扑在地上。第二位又猛地跑到,我只是右脚往前一伸,吐出一句:“我算什么?”两位都被绊到在地。我站起来。
[画外音] 嗯?你二位起来,是我就只有拼命跑。 *
我看他们一动不动,我说:“对不起。嗨?难道我是替天行道?”我看他们起不来了“怪了。”
第一位追者到了,喘着气,先对我伸大拇指。随后拿出警察证给我看。我说:“谢谢!”
喘着气的警察:“谢我干啥……”
我说:“谢您为民除害。”
第二位警察喘着气‘拍’我:“你行!”
我看二犯扑在地不动,我对警察说:“你们二位中等个子,追他们难。我矮个子更追不上。”
一位警察拿出手铐,另一位警察:“给他铐上。”
警察抓住一犯起来,犯者带有胡须的脸上,满脸是血,下颌骨扑断开了。警察看了我一眼。又抓另一位起来,满脸又是血,额头中间一个洞。警察又看了我一眼:“带走。”陆续来了十多位群众,看热闹。
我又向徐老前辈家走去,自言:“我怕啥?未必我还有错?懒得管它。”又到了一个山坳。一位老人,中等个子,花白头发,挑一挑大粪。我说:“老人家,我很少挑,我挑一下好吗?”
老人:“不!挺脏。小伙子,你哪里去?”
我说:“我还要走两里路,到徐成华家。老人家您70岁了吗?”
老人放下担子,哈哈一笑:“我76了。”
我说:“来,我给您挑一段。我会挑,不会给您弄掉。”我挑了一段,满头是汗,放下了。
[画外音] 哎!对不起,我真想给您挑到终点。哎,我的气力还不如古来稀的老人。 *
老人吆喝到:“手里拿起扁担嘛,嗨哟嗨!”
我哈哈一笑:“老人家,您真潇洒。”
老人说:“谢谢你,小伙子。”老人又轻轻的挑起大粪走了。
[画外音] 哇!如果他是一位财主。如果他是一位人民赋予了权利的人,有76岁,是个什么样的身体,还很难说。能生活到76岁,还能挑50公斤,能生活在大自然中,潇潇洒洒,值!如果拿着纳税人的钱去到处游玩,不自立,要人伺候,又怎样呢?嗨!也好理解。一个是认为是享福,玩资格。另一位是在大自然中,自由的潇洒,快乐着。千金难买身心健在,有钱难得自身安乐。(自乐地笑声。)老人家我羡慕您,再有20年您还能挑。 *

068 徐成华老前辈家  #
我走在徐成华家门口喊:“老前辈,徐老前辈。”没人应,我慢慢地进屋,老前辈躺在一间不卫生,简陋的房间里输液,一位30来岁中等个子的女性在看着他。我说:“医生好!我是徐老前辈的朋友,他怎么呢?”
女性:“输点液。”
我看着奄奄一息的徐老辈说:“徐老辈我鲫鱼。”老人眼皮动了一下,没有睁开眼睛。我也高兴,他能听出我的声音“对!对!我是鲫鱼。老前辈!不关事,输了液,慢慢地就会好。”
老人有气无力:“倒茶,倒茶。”
我说:“老前辈!倒了,倒好了。”我小声对那位女性说:“您是医生,这家里人呢?”
医生:“四叔一早就出去打牌……”
我一急:“那个牌你去打它干嘛?”
医生:“不是打它,是去玩,玩麻将。”
我说:“哦哦哦……”
医生:“幺叔我一直没有看见。”
我感到有点奇怪:“那大叔呢?”
医生:“大叔说工作忙,没有时间。”
我自言:“未必教授工作的时间都更长?嗨,教授都没有父母?未必他的老人没有留恋的地方,是怎么回事?”
医生:“我上午就来的,家里没有一个人。”
我有点吃惊:“啊!有个万一呢?您,输了几天液?”
医生:“就只有今天一天,我是这个村的护士。是幺娘来卫生站说,躺了一个星期,不吃不喝都三天啦。我们站长来看的。农村的医疗工作,是有很多具体问题,按规定是不能这样输液。一是医疗条件,二是病人的治疗意识。尤其是老年人,打两天针,吃两天药,不见好转就有放弃的意思。所以在这种简陋的房间里输液,是不规范,但我们也只好具体情况具体处理。”小声“不用点药又怕家门亲戚说闲话,又怕死在外面不好。”
我说:“病人需要辅助检查嘛?”
护士:“我来就把大小便和血,送到市医院他大儿子那里了。不过,一会送去的人带了个信回来,大叔说的不必要。”
我说:“不必要?哎!大叔是主任医师,正教授级哦?”
护士:“是呀!起病都给他说了,一直没回来。一大家人,四个儿,我连病史都问不清楚。我也没法,只好输点能量,补充点电解质。”
我说:“是万一拜了,家里人都没有。”
护士:“是呀!”
我心理难受:“好,辛苦您了!”
一会大叔回来了,他天庭开阔,地下方圆,戴着眼镜,咋看都是一个当官相。他跟四叔、幺叔一路进屋,坐在离病危的父亲一墙之隔坐着聊。
四叔:“我今天有两盘都只差一张牌,就自摸三翻。那两盘我自摸的话,我得赢好几十元。明天我一定把这几十块钱赢回来。”我傻在一边。
[画外音] 哇!四叔您每天、盼天、成天都在干这么‘伟大’的事啊?在为几块钱奋斗,在为几十块钱高呼?您一星期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来打扫一下屋就万难嘛? *
大叔:“昨天,一个老板,请我去钓鱼。我每一次出去至少都要钓30斤。昨天我都钓了30斤。我屋顶上的大池子,就是修来养鱼的。我最喜欢吃鱼。出去钓鱼的时间都很紧,上午钓鱼,下午,哎呀!老板都要安排两个人来陪陪。我今天就是挤出时间回来看这个老太爷。”
[画外音] 这些话我听到好别扭哦?咋就不像一个教授?嗯!您在市医疗行业是很有名气的人,但听您这两句话不像是人话。我敢说您最多坐半小时,您就要走,而且您不会去跟您病危的父亲看病。我看您能去喊一声都谢天谢地。 *
矮小不讲卫生的幺娘,从另一间屋过来:“大哥您回来真不容易,老汉起病倒床一星期,都三天没有喝口水。有事问大哥,长哥当父。”
大哥自豪:“我知道这几天老太爷难过,很痛苦。我知道,今天早上,我上班一开门我就写了一首藏头诗,在我办公桌的台历上。嗯!
‘老汉疾病儿心头,’老汉得了病我们当儿子的,心头肯定难受噻,尤其是我老大,很多事我要晓得,我们都希望老汉长命百岁噻。
‘太多疾病无法收;’哈哈! 九十岁的人,各器官都有可能出问题,只要有一个器官出问题,可想而知,治疗起来难度之大。
‘爷子一生多快乐,’老爷子这一生值,他那个脑壳,两个人都给不了他,装了好多东西哦,国外的历史他都知道得不少。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好到阴间更自由。’咱们当儿的就放心了。阎王老爷都欢迎噻,你看我随便一写,就是一首藏头诗。‘老太爷好。’哈哈!我们给老汉的全是良好祝愿。”
四叔:“哈哈!你看这些东西,大哥完全知道。”
大叔:“所以你们送来的大小便和血,没有必要查。”四叔点头“今天上午有老板请我吃饭,我都没有去,还真对不起人家,没有给人家的面子。其实吃什么东西哟?要送我点礼才是真。我明年退休,我给我儿子买了两套房子,哪里来钱? 都是收来的。我儿子再有几天就要从戒毒所出来,我就把我给他存的一笔钱给他。这次我儿子才是彻底地戒了。前两次他决心不大,这一次是彻底地戒。我这个当爸的任务就完成了。等到我动不了的时候,我的儿子就该伺候我了。我们就是要有长期打算。”
[画外音] 我要重新打开我地听力,使之听得最清楚,使大脑记得更牢。我要重新打开我的眼睛,使之看得明,都储存在我脑子里。打开我的嗅觉,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能嗅出你的味。惭愧。 *
大叔自豪:“这样吧!我走了,有什么下次再谈。”大叔起来转身就走。我像双眼放出毒一样地直射他。他一步一步地走了,没回头。
[画外音] 大叔!您回来干嘛!您为什么不看一眼,躺在您坐位一墙之隔,90岁,生命危在旦夕的父亲,问一声父亲好?喊一声farthev (父亲)您会少块肉?您给儿子买了两套房子,受贿或敲诈来的钱,又给儿子吸毒。还从戒毒所出来!大叔呀!您90岁那天会是什么结果,您能活到90 岁嘛?还教授。一个弱智媳妇,在平时都还知道给婆婆妈蛋糕吃。这一大家人是怎么回事?我也没必要给他们的钱。 *
我握着徐老前辈的手:“老前辈,我是鲫鱼,我走了。”奄奄一息的老前辈,睁了一下眼,流出了一滴泪水,闭上眼睛。
[画外音] 我搞不懂这一切。我看了这一切该如何去想,向他们学习,学习哪一点呢?我怎么没有看出他们的优点来。如何去做……世上还有这种人。 *

069 从徐家返回的夜晚  #
在满天星星的陪伴下,我一路在思索,走在一个农村无人的山坳,自然的停下了脚步,两块嘴皮嘣的一声:“同志们!仔细听。……”
歌词曲:《知道》
[旁白] 呵呵!怎么样,该是发生在你的身边,我抛出的砖引出了你那块玉了吧!
[镜头] 在雪白的电视屏幕上“嗒”地一声引出一块玉。
[旁白] 下一集是我记录的故事,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场次62——69
第12集
歌词曲:《知道》
[镜头] 一个大自然的背景“咚”地一声抛出一块砖。
[字幕] 作者:廖政权
[旁白] 故事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069 从徐家返回的夜晚 #
我大声道:“同志们!仔细听,尊老爱幼记在心。教青年,有良心,长大要供父母亲。积钱粮,造新房,连忙为儿说新娘。这家问,那家访,……嘿!”我瞪着眼自语:“嗨,我在吆喝啥哟?”我又不自主的边走边唠叨着:“屋檐水点点滴,点点滴在心窝里。屋檐水点点滴,点点滴在心窝里……”
070 《新街副食》 #
鞭炮响起,我又去学习学习。郭大老板拿着一张纸,红着脸在读:“各位顾客,各位邻居,各位朋友!上次熊明生先生,在我店,确实是拿一瓶醋在我店外看有效期。一是那天乌云密布光线差,二是熊明生先生视力不好。因为店外光线要好一点,所以熊先生就拿到了店外去看。是我没有把事情弄清,就出手打了他。现在我当众为熊先生道歉,请求熊先生谅解。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我在这里放鞭炮,是向熊先生诚心道歉。我原来收了他两千捌百多元,现在退还,并对他造成的经济损失等,给予补偿伍千元。请求熊先生原谅。我向熊先生鞠躬谢意。”郭大老板向熊鞠了一躬,又向几十名围观者鞠了一躬。
宋明富,仍然是穿的是上一次的衣服,指着郭大老板:“是,是打他呀?你,你那个‘他’是指的谁?”
郭大老板:“对不起,我打了熊先生。我错了、我对不起、我道歉、我补偿。”
宋明富:“你,你收了别人什么钱,给,给大家说清楚?”
郭老板:“我收的是熊先生的钱,是违法的钱。求熊先生原谅我,原谅我。”
宋明富:“你要当众道歉,说清楚,不,不然还说我们欺负你。”
郭老板:“不是不是不是,是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我道歉。”
熊明生还感到有点过了火:“不说这些,不说了你们把我的钱退了就是,我不要你们的补偿。”
老板娘提着二袋有烟、酒、茶之类的东西忙:“熊大哥!请您原谅,那天是我不好,以后您要什么来我这里来拿就是。这包您拿上,就是我们给您道歉。”
[画外音] 哈哈这是演的什么戏?有意思!比电视集都好看。 *
熊明生:“我不会要你一分钱的东西。只不过那天是我赶一个朋友的车,才进的城,要不然我买一瓶醋需要走这么远?”
老板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不好,是我不好。”
熊明生:“那天光线不好,我买一瓶醋也没必要拿眼镜出门。所以我就拿在外面光线好的地方来看一下有效期。”
老板娘:“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您。请熊大哥原谅。以后您需要什么,到妹子这里来拿就是。”
熊明生:“这事就这样了,不再说。我在这里要影响你的生意,我走了。”

071 离开《新街副食》到街道散步 #
 
廖政权
魔羯座 午马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论坛游民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积分: 26 分
经验: 58 点
文章: 26 篇
注册: 2010-09-10
发表于:2013-09-12 13:37:23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第25楼到顶部
071 离开《新街副食》到街道散步 #宋

071 离开《新街副食》到街道散步 #
宋明富:“大哥!我们就这样原谅他小子呐?”我就无意地跟在了他哥俩后面。
熊明生:“我看他多可怜。”
宋明富:“大哥!虽然当年大叔死,大娘把你带到了熊家,你不还是流的我们宋家的血?平时我们少来往,今天你这种事我都不管嘛?那天我给表姐打电话,我也是实话实说,喊她了解一下情况。我们宋家祖上都没有一个偷东西的人。就算是偷了一瓶醋,他们也有不对的地方。我一直认为那天的公 安是私人行为。他开警车来,把你带走,收了你的钱。晚上表姐回电话,的确是私人行为。你那两千块钱做了好事。”
熊明生:“我是很生气,我们宋家、熊家就没有一个人有污点。轮到我五十了,我还去偷一瓶醋?”
宋明富:“他收了你两千块钱,性质就变了。他们没有上交,如果我们这次不原谅他,嘿!三个小子的工作,就给他搞掉。表姐是市法院的中层干部,表姐哥是市司法的中层干部。嗨,我再笨,未必我打一个电话都难得到我?这件事是我跟郭*量的,这个结果是最好的,有社会效应。不照我的意思办,他三小子的工作就要搞掉。他不知道恶人更有恶人收,恶人也怕王法磨。嗨!这个办法最好,我们百姓就是要亲眼看到,这种社会效应。”
[画外音] 嘿!恶人还有恶人收,恶人更有王法磨。好好,好。 *

072 在我店里  #
国益给我一张订单微笑道:“亲爱的鲫鱼先生,请你送货到大房子村,常幺叔收。”
我笑:“国益,你今天高兴到了极点,是吗?未必获得了你的人生之道,养生之道?”
国益微笑:“不是!刚才打来的电话,称你是先生。他听到是我的声音,他又忙说,你是国益女士?这个人话说声音大,精神好。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别人叫我女士。”
我说:“是呀!称你是女士,说明你是在你们女人的世界里,你还有一席之地,更好的为人做点事。是一个有作为有成就的人。这个称乎才是对女性最好,最完美的,说明这个人的文化非常高,非常有修养的一个老前辈。”
国益忙:“人家都称小姐。”
我说:“什么思想?”我只好一笑。
国益:“哦!请鲫鱼先生给他送40桌人的副食品。”
我一想:“夏天,生日前一天,后一天。啤酒要30件,现在农村有事生活都做得很不错。嘿!国益,这个人是一个万年宽,我得请教请教他。”
隔壁店子的龙大姐,中等身材,披着长头发,织着毛衣,站在我店门口:“国益,那两个进屋偷别人的东西,还杀死了人家母女俩的那两个凶手抓到了。”
国益:“该枪毙他两次!进屋偷人家的东西,都该定罪,还杀死人。是不是该枪毙两次,是不是龙大姐?这种犯了死罪还有余的人,应该对他的直属有点约束,他在犯法时才有所收敛点,减轻放纵的程度。以前还灭九族。”
龙大姐:“这种杀人是为了灭口。”
国益:“那种事,一万个都不会有一个成功,我说这种人不是鬼迷心窍,而是傻。这种人在社会就不可能有他的藏身之处。龙大姐,还是我们女人好,我们女人坐牢的就少。”
龙大姐:“就是嘛!报纸上说两个被抓到了。我听说有一个的牙齿都给他打落了;有一个的额头被打了个洞,住在医院里。”
我一惊:“哪个说的?”
龙大姐:“报纸上登的。”
我忙:“你看到报纸吗?”
龙大姐:“很多人都在说。”
我说:“他们说是谁打的?”
龙大姐:“报纸上登的,两个凶手被抓到。听说的是凶手现在在医院,有武警看管。”
国益:“这种人,还医啥哟,该当场枪毙,还减少点办案经费。”我瞪了国益一眼“是呀,反正他就是死罪。”
我转过身,背朝着她俩。
[画外音] 这事跟我有关,我闯了大祸。会不会有劳狱之灾?咋办呢? *
我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余哥的手机,我没有敢开口,余哥:“你好鲫鱼!你在哪里。嘿!鲫鱼咋了,不好说?”
我说:“余哥!我……?”
余哥:“不好说吗?”
我说:“余哥!您在学校吗?”
余哥:“对!”
我说:“我现在就到学校来。”
余哥:“好!”
我说:“再见!”挂了。
国益:“你在余哥那里去?”
我没做声,走出门后,回头:“是!”
国益笑:“你走了,我要偷吃东西哟!”我回到店里,开了一瓶饮料,放在货柜上就走了。
国益:“生气了,我说笑的嘛!”

073 育才小学大门 #
我刚到校门,余哥从门卫出来:“上面坐。”
我点头:“余哥好!”

074 二楼校长办公室  #
 
廖政权
魔羯座 午马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论坛游民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积分: 26 分
经验: 58 点
文章: 26 篇
注册: 2010-09-10
发表于:2013-09-24 13:56:10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第26楼到顶部
074 二楼校长办公室 #走进校长办公室

074 二楼校长办公室  #
走进校长办公室,余哥给我沏了杯茶:“咋了?坐噻。”
我带着怕字坐下,深呼吸一口气:“余哥!我闯了祸。可能是大祸……”
余哥忙伸出左手挡住我(不忙说下去)。余哥瞪着眼,眉头一皱,想了一会。舌头从上下口皮中露了出来。瞪着疲劳的眼睛一眨:“说嘛,什么事?”
我说:“前天下午,我到乡下去看一个老前辈,半路上听到后面在喊,抓住他。我听到响了一枪,两个凶犯离我不足一百米。那两个都高大,拿着刀。我哪里能治服他们?我看到前面几步远,地面上就有很多拳头大的石块,我忙跑到那里。第一位猛地向我冲来,我不知所措往下一蹲,他从我头上飞了过去。第二位又跟着冲过来,因为我蹲起在,就来不去想,脚就一侧伸,又把第二位绊扑在地。当时警察到,满头大汗,喘着气,先就给了我一个大拇指,拿了警察证给我看。后来把扑倒在地的两个凶犯抓起来,才看到他满脸是血,一个下颌骨扑断,另一个额头扑了个洞,都扑到了石块上。”
余哥拿起电话,拨了两个号,又轻轻放下了:“你这个事,不算什么,警察找你谈了话没有?”
我说:“没有,听说报纸上登了,那两个现在在医院里。骨头断了,他当然要住在医院里。嗯,警察鸣了枪。”
余哥:“就这个事?”
我瞪着眼:“是啊!就是鸣了枪,才激发我闯了这个祸。当时我还觉得自己挺能。”
余哥:“鲫鱼,你这没什么,退一万步,就是治了你的罪,我一样认你这个兄弟。难道我还分不清是非。但我乐观地说,你没事。这种现场对警察而言,是家常便饭。他们亲眼在场,如果你有过失,当时你就走不了。哦,两个警察什么年龄?”
我说:“我看他们都有四十岁了吧!”
余哥:“对了,这个年龄的警察,难道他亲眼看到的,他还认不清是非?”
我说:“警察把他们带走时,看了我一眼,试着想说什么,后来他也没有说出来。我没有看出警察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余哥,我是有意干的。”
余哥一笑:“今天的中国人,都是毛泽东的后代,当然要用小米与步枪来战胜飞机与大炮。只不过最难的是要分清,什么是敌人、与人民为敌的人。‘警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要擒拿他,当然是有意。他拿刀,又高又大,是该有意噻。鲫鱼,我敢说,如果不是你在场,警察会直接向他们开枪。他们是怕万一伤到你,警察的工作跟医生一样,不能有失误,在他们头脑里一生都不能有一次失误。”
我说:“余哥,问题是我现在想来,我在原地都可以绊他扑地。”
余哥:“你是现在认为嘛,当时如果你不狠狠地打击他,不把他制倒,他倒地后仍能反抗,侧身捅你一刀。就算是一对一,他有凶器,你都没法。这里有一个法律尺度。”余哥微笑说“鲫鱼!你聪明,你聪明!你就掌握好了这个尺度。你可能并不懂这个尺度,但你把握好了,你真是无师自通。”
[画外音] 这样一说,我应该没罪?嘿嘿,管他那么多,自己先笑一笑。 *
余哥:“这样嘛,我给你讲个故事。这个事要么我都在想。是我小时候的事。一个60多岁的老头,住在自家的楼上。一天深夜,他晃到一个影子。他狠狠地一剑给它捅了过去。然后老头去跟村长说:‘我在家里刺倒了一个鬼,鬼还哎哟了一声。所以我就来给村长说一下。’
村长说:‘你深更半夜,把我叫起来说鬼话,你喝了多少酒?’老头说:‘我喝酒从来就没有用秤称过,我不听到哎哟一声,我不会深更半夜来找您。哦……现在是……不忙我想一下……哦!我想起了现在是算深更半夜。村长,村长大人,您要把时间记好。’村长:‘你说的酒话。’老头走了。等一会老头又去叫村长:‘人命关天,麻烦村长去看一下,我不敢回家。’村长到现场一看,是本村的贯偷,已经没气了。马上上报派出所。你说老头他为什么先要无所谓地说给村长听。”
我忙:“为了延长时间。”
余哥:“对,就是延长时间,等小偷死在他屋里。你说老头给派出所咋说?”
我摆头:“想不到。”
余哥:“老头说‘我起来小便,晃着一个鬼影,是鬼,谁都怕。我顺手拿起剑,有武松酒后打虎的劲,刺了一剑,哎哟一声后,我才想到是鬼也要哎哟,难道鬼也知道痛?我信不信都只有找村长大人’。”
我说:“是这样。”
余哥:“派出所问老头,你没有开灯?”
我认真地听,我想不到这个结果。
余哥看我听得认真,笑了笑:“老头还说,‘我刚起来晃到一个人影,尿我都吓回去了,我才急中一计,尿我现在都还没有撒。’这事传开后,全村拍手叫好。”
我说:“后来呢?”
余哥:“我关注了这件事很长一短时间。公 安局多次问过老头。反正最后没有定老头的罪。二十年有多了吧?嗯,我不是要你狡辩,是所做要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要得民意、顺民意心,路就宽。否则是无路可走。这个道理很简单噻。日本侵略中国时,老百姓都知道舍身救国,呵呵,重兵在手,有飞机大炮的老蒋,却没有这个意识。一个无产者的毛泽东,唤起工农,把强大的日本帝国主义,使之埋葬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画外音] 余哥,到底是余哥,您这一说我轻松哪。真是广泛求师学,学问凭车载。*
我说:“我能听到您这些道理,当然好哦!”
余哥:“你看那些把国家、人民的钱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的人,一家人搞臭了嘛?我老家有一个,能力比我强,当上了中层干部。后来起了贼心,把国家的钱拿起跑了,他以为天没有边。这种人的眼光也那么的浅。”
我说:“我要说的是他后来……”
余哥:“嘿!后来是妻离子散。我们既然都知道,‘人’,有七情六欲,我们就该把握好,给自己留根底线。明知山有虎,你真的就敢上虎山去?”微笑“我们人聪明,知道了人有七情六欲,那么我们就多一点众人喜的事,少制造一点忧不好嘛!”
我忙:“就是,一个人自由地活在世界。世界能容纳你,有劳动的机会,也有那么一点回报。自由,自在,加上一点仁爱多好!”我和余哥笑了。
[画外音] 这就叫,话投机;心情爽。*
余哥:“妻离,还子散。二十年后他会感到值吗?有这么多经验告诉我们,仍然有人重犯。”
我说:“余哥!就是把这件事公布于世,人人皆知,仍然有人重犯。”
余哥:“是呀?嗯!你知道我这点家底,是怎样来的吗?”
我摆头:“不知道。”
余哥:“鲫鱼,你是我的知心朋友,我还没有给你说,我的家底是怎么来的。你应该知道。是呀,一个普通教师,从哪里来钱办一个学校?我的生财知道是—— 当时一个乡镇企业的砖厂要卖,亲戚朋友支持我凑了点钱买下。企业嘛,还在人家的地盘上,后来商量分期付款。一年后另一个老板要来买,正好又不准我们办企业。我就赚了二十多万。后来我又把钱投入到县上一家企业,一年多就倒闭,没有钱给我,就拿房子抵账。房子到手后我卖,又赚了几十万。我的钱就是这样来的。每一分钱都能查。我无所谓,我买了养老保险,到时候我全部交给国家。”
我忙:“不给儿子?”
余哥:“儿子?养儿不如我,我养他干什么?我只能给儿子搭平台,学习深造的费用,家产我不会留给他,有能力自己创。一个没有能力自立的人,我送他百万,他也无法生活下去。”余哥乐道“别想那么多,走,出去参观我的学校。”
我忙:“好嘛!学习学习!”
余哥:“啥学习哟,还客气客气。”
我们从办公室出来,遇上两位年青女性,都手拿书本招呼:“校长好!”余哥点头:“你好!”
我忙:“您的队伍很不错吗?”
余哥:“哦,来了一年。我对她们的要求是责任心。”

075 我跟余哥散步在育才小学操场  #
 
廖政权
魔羯座 午马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论坛游民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积分: 26 分
经验: 58 点
文章: 26 篇
注册: 2010-09-10
发表于:2013-10-05 14:12:51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第27楼到顶部
075 我跟余哥散步在育才小学的操场 #

075 我跟余哥散步在育才小学的操场 #
余哥:“那些以名利之战而自身摧残的人不在我地解释之例。体育也好,运动也罢都不应该把摧残自己的身体作为代价。人都残了,为了名利还得继续干。我想物极必反。今天的体育、运动、奥运之间是个什么关系,是不是在强我体魄?总有一天,有人能改变这个现状。在我的队伍里,据我的观察我的教师工作认真,责任心强。不仅自己取得了经验,而且小朋友茁壮成长,我们当然有成就感。”
我说:“对!人就是在反复用大脑,眼睛往什么方向看,脚就自然往什么方向迈步。”
余哥:“我要人,要什么,就是要责任心。那书本知识谁不会,一个中师都熟。有一个问题,就是责任心。是不是一个人天生就有用?既然你要干这个工作,就得把它当成自己的私事来干,干出成绩,别人满意,还有自乐感。那才是万寿无疆。”
我感到学了不少,从内心发出了笑声。我微笑着。
余哥看看我,又点点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用的人,会不会用人?不是别人是不是人才,是你会不会用人才。”余哥又挺自豪“走,去参观一下我的小朋友宿舍。”
我说:“好嘛!余哥,我觉得您的环境与众不同。”
余哥:“我觉得有些问题还值得深思。我发觉在人的视野里,颜色跟人有一定的关系,不应该像书本黑白,墙体黑白,但我没有一个理论依据,应该有一个什么颜色的墙体。”
我说:“我看到您教室里的墙体都有各种颜色。”
余哥:“对!那个我只是随便搞了点。”

076 学生宿舍  #
 
共3页 上一页 下一页 [ 1 2 3 ]   


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