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聊城门户网 > 文章资讯 > 聊城文化影视娱乐信息 > 家乡的小桥

选择合适字体大小: 选择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家乡的小桥
曹传山 2017-05-05 22:32
 
    我的家乡在鲁南山区的汶河畔。村南目极处是一带丘陵,阴坡上多生松柏,远看青绿森森。村北里许几座山头憨然而立,看上去均不甚突兀,缓坡处多植桃李杏,阳春三月,错落花开,生机蔚然。村的东西两边是平原沃野,庄稼地连袂成片,望无尽头。那条亘古不息的汶河水,便岁月无知地在村后盈盈东流,充沛的河水滋润着一域山川,使这片土地成为富庶之乡。
    不知何时,村里的人们用粗直的大圆木在河上搭起了一座小桥。虽然这桥并不那么伟岸高大,但有了这座桥,人们便不再涉水,不再绕很远的路过摆渡,倒也方便多了。
    在我的童年时期,跟大人们去后山牧羊、刈草,就从这座小桥路过。到了夏天,我和村里的一帮顽童们,到河边摸鱼捞虾或戏水,就不知深浅地从桥上往河里跳,然后又从河水里钻出来,顺着桥柱攀爬而上,虽多有磕碰却不知险。正是家乡的这座小桥,成为村邻们非常珍惜的交通要隘,也给我少小时期带来颇多乐趣,在我朦胧的记忆中留下了永难消失的形象。
    多年来,我一直深情地忆念着家乡,忆念着家乡的那座小桥。
    一年冬冷时,我因差到泰安,此地距家乡仅百多里程,我便稍绕了一些路,回家乡小住一夜。
    跨进家门,侄儿们围前忙后,一群童稚们更是绕膝欢欢,家中顿添一些喜气。然而,看大哥大嫂和邻里长辈们,衣着不甚齐整,脸面上隐隐露出忧悒,似乎日子过的并不舒心。
    饭后已晚,围炉打坐。听大哥说,这两年村里正“割资本主义尾巴”,培植多年的果树,枣树被逼着全部砍光。不但大牲口和猪、羊不让养,就是鸡、鸭、鹅也不准多喂,不少耍木匠、瓦匠和铁匠手艺的,也不允许搞副业。上头还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许多地没伺弄好,撂荒了,误了不少收成。现在家家户户生计紧巴,日子是越来越费劲了。
    我端详着日渐苍老的大哥,话越说越显愁眉怅目,令我心境难宁,以致深夜未眠。
    翌晨尚早,我便踏步出门。还未见太阳露脸,阴云遮挡远山,天地有些灰茫,西斜风吹得挺厉害,残酷的雪粒借风袭人,寒冷的空气有些窒息和压抑。但我还是匆匆奔向河边,急急地去看我久念的那座小桥。
    由于年久失修,小桥的形貌已经很残破了。桥面的厚木板腐朽已深,有多处可见缺损和漏洞,拉车的人们都要弓着腰低头看路,费力避陷,桥两侧的木护栏,可能早就凋零,现已踪影不见,肩挑背负的人过桥走,需小心翼翼,以防闪失。那十几排用圆木集束起来的桥柱子,大不如原来那样坚挺矗立,个别处已显见倾歪,每当车行马踏,时有呻吟之声,似乎已经很难抵抗河水的冲撞,也难经年久的风侵雨蚀。看了桥,使我本就不安的心境,又添了几多愁绪。
    临近正午,我便在大哥的泪眼目送下走出家门。回望严寒中的村庄,一片冷寂萧条,河边的小桥被风雪弥漫着,莽莽的山野被低云笼罩着。离家的脚步不免有些艰难,身上觉得凄凉凉的,心绪多少有些惆怅。真盼着早一些云开日出。离去多年之后,我仍然惦念着家乡,惦念着家乡的那座小桥。
    数年后的一个打春季节,偶收大哥来信,说侄儿要办喜事,非让我再回家看看,我只好告假而归。这次归乡,路径大改,新修好的高速路和高架桥把城乡连为一体,生疏人对沿途景观有些迷茫,好在大客车直通村口,才未费周折。听说我回来,族亲齐聚,邻里嚷嚷,家人们欢声笑语,天伦之乐溢满院堂。看见老少言语昂昂,穿戴整装,就知觉大家生活有了不小的变化。大哥大嫂一相见,就春风满面,不但没看出老气,倒觉得比前些年精爽了许多。
    稍有安静,大哥就兴冲冲要带我村前村后转转、看看,我也是心情切切,便随同而往。
    边随大哥走,边听大哥说,村里面貌确实大变。不但家家户户全部盖起四合院或三合院的砖瓦房,而且地头路边鸡欢羊肥,几乎家家都养了大牲口,听说个别能干会过的人家还买了拖拉机和大汽车,全村充满欣荣之气。
    远看南山,松柏丛中又添植了许多椿、榆和洋槐树,到暑热时,可见绿森森的树影中有槐花隐隐。转到北山坡,新植的果树虽未现花,却是枝叶繁茂。大哥说,这大片大片的果树,待来年就可开花坐果。更出乎料想,还有些庄户把造型别致的房子盖在果木林里,一边过日子,一边搞生产,在外人看来,大有桃园之乐。
    走过平川地,厚绒绒的冬小麦在春风中汪汪生机。靠河边的地块,还搞了大面积的旱改水,有文化的年青人脑袋灵,竟学会了种水稻,据大哥说,产量和效益大增。就连村周围的几个烂水坑,现在也整修一新并种上了藕、养了鱼,眼下已见荷叶尖角钻出水面,在风和日丽中频显生命力的顽强。大哥说,如果你哪年再回来,最好是选在夏末秋初,天不甚热,菜蔬也多,好招待你。我料想大哥说的意思,到那个季节,一定是遍地禾穗吐蕊,满山梨果挂枝,又有鱼游溪流,蛙鸣荷塘,景致会更好。
    尽管村景醉人,转看未足。我还是心情急切地去看那座惦念的家乡小桥。哟!原来的那座木桥不见了。只几年工夫,就被人们把已经风烛残年的小桥全部拆除,新建了一座很显威壮的钢骨水泥桥,两岸的沙土路也修成了坦直的柏油马路。桥上有坚固的钢铁栅栏,障护着行人车马;桥头上有用青色花岗岩精心制作的雕塑和石碑,上边刻着许多不详熟的姓名,以永久纪念建桥有贡献的人们。由于桥面宽实,车水马龙无忧,就连载重的大货车也能畅然通行,如此面貌焕然,可真是旧迹难寻了。
    次日晨,我辞别兄嫂和侄儿们,依依踏上归途。当我临别时再次回望家乡,只见青烟袅袅,绿荫浓浓,辉煌的朝霞斜映着金光大道向远方延伸,一股昂扬之气充满胸怀。我真切的感受到,家乡人用辛勤的汗水争得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也深信,他们一定会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出更加美好的未来。
    此次归乡,给予我许多的欣慰和鼓舞。由此,我更加热爱自己的家乡。虽然岁月悠悠,天地著变,家乡的那座小桥也早已荡然无存,但小桥的影像一直留存于我的心中,时常引起我深情的回忆。
    永远难忘家乡,难忘家乡的那座小桥!


                                                                  作于1981年冬

                                      山东省东阿县第五中学 曹传喜 供稿 聊城人才网 (本文来自:聊城门户网 Lc365.net) 聊城信息港
评论 打印 刷新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