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聊城门户网 > 文章资讯 > 聊城文化影视娱乐信息 > 灵验的潘家堌堆

选择合适字体大小: 选择视力保护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灵验的潘家堌堆
山东省东阿县第五中学 曹传喜 2017-08-09 09:57
 
    东阿县姜楼镇魏庄村东北100米处,曾有一座高大的土堌堆,当地人称“潘家堌堆”。据当地村民讲,潘家堌堆埋葬着一位北宋初期的大人物,此人便是赫赫有名的大奸臣“潘仁美”。
    潘仁美,本名潘美,是北宋著名的开国元勋。他仗着自己功勋显赫,同时又是当朝国丈,掌朝太师,有皇帝和女儿潘妃撑腰。因此,欺男霸女,横行霸道,残害忠良。先后害死了老令公杨继业和杨七郎,又给六郎杨延昭灌了哑巴药。杨六郎病好以后,上金殿状告潘仁美,潘仁美因为有女儿女婿做护身,导致没有成功。后来,八王爷赵德芳从夏口县请来了寇准,利用潘仁美迷信鬼神的说法,假扮阴曹地府诱骗潘仁美说出了真相,导致潘仁美败诉。但是由于潘仁美的女儿是娘娘,在皇帝面前苦苦求情,导致皇帝不忍心杀死自己的老丈人,只把潘仁美削职为民,让他告老还乡。杨六郎不服,骑快马绕道黑松林,一枪结果了潘仁美的狗命。潘仁美死后,家人知道他生前作恶多端,害怕后人掘墓毁尸,因此草草收敛了他的尸体,偷偷埋葬在离汴京千里之遥的魏庄村。
    话说阴曹地府的阎王爷,听说潘仁美的罪行后大为恼火,便派黑白无常前来捉拿潘仁美的魂魄。那黑无常长得浓眉环眼,呲牙咧嘴,白无常张着大嘴,舌头流着鲜血耷拉到地,此二人分别手拿铁链出现在潘仁美眼前。潘仁美一看黑白无常的长相吓得魂飞魄散,赶紧跪地求饶:“二位大爷,我潘仁美一生光明磊落,为大宋江山出生入死立下了汗马功劳。不知身犯何罪,法犯哪条,因何捉拿于我?”黑无常把环眼一瞪,大声呵斥道:“胆大的潘仁美,你在阳世三间欺男霸女,残害忠良,无恶不作,真可谓恶贯满盈,有理到阎王爷那里去说吧!”说完,用锁链绑了潘仁美便往外走。潘仁美抬眼一看眼前一片漆黑,天空中的星星一眨一眨地,一条幽静弯曲的小路通向远方,道路两侧的旷野里不时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吓得潘仁美七窍跑了六窍。黑白无常带着潘仁美走了很长一段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城池,城门上赫然写着“丰都城”三个大字,原来是到了阴曹地府。进城以后一直往前走,来到高大阴森的阎罗殿前,只见殿门口站着两个鬼卒。他们一个个龇牙咧嘴,晃着秃脑袋,耳朵上长着红毛儿,腰围虎皮裙,手拿狼牙棒和三股叉。大门两侧的对联上写着“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是“你可来了”。潘仁美被晕晕乎乎地带进了阎罗殿,见到阎罗王正在审案,只不过这阴间的刑罚实在是残酷,不是下油锅就是挖眼割舌头之类的,虽然潘仁美见惯了血腥场面但也感到一阵阵的心惊,只觉得一道道冷汗汩汩流下,两条大腿也不自觉地颤栗起来。
    潘仁美正在心惊肉跳之时,却听堂上一声高呼“带潘仁美!”黑白无常像拎小鸡一般地把他提溜着上了堂,往案前一扔。牛头马面等大小恶鬼手执钢叉和水火棍站立两旁,击打着地面高喊:“威武!”阎君一拍惊堂木高声呵斥道:“潘仁美,你可知罪?”潘仁美战战兢兢地答道:“请阎君息怒!曹某实不知所犯何罪,还请阎君明示!”阎君嘿嘿一声冷笑:“你身居人间高位,手握一方兵权,却不思报国,反而上欺明君,下压文武,陷害忠良,如今杨继业和杨七郎已在阴司将你告下,还不从实招来!”潘仁美心想:这事阎君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杨继业和杨七郎的鬼魂真的把我告了?可是这事,不管在什么地方,也不能说啊。到了这阴间,如果坐实了罪名,那还不得受更厉害的刑罚啊!潘仁美打定了主意,便故作坦然地说道:“阎君啊,我戎马一生,驰骋疆场,一心想的是如何报效国家,哪里敢做欺上瞒下的事情!更不用说残害忠良了。杨继业和杨七郎是被辽军杀死的,我已经是尽力救援了,如今反倒倒打一耙,的确令人寒心哪!”阎君怒喝一声:“大胆的潘仁美,你当这里是地方,居然还敢狡辩,看看你身后站的是谁?”
    潘仁美顺着阎君手指所指方向一看,只见门外正走进一员大将,身上插着几只狼牙箭,浑身上下血肉模糊,胡须上粘稠的黑褐色血块结痂还在,此人正是杨七郎。杨七郎杏眼圆睁,一见潘仁美怒火中烧,上来就抓潘仁美,两侧的牛头马面上前赶紧拦下。阎君把脸一沉,厉声说道:“杨七郎,本王知你有天大的冤屈,但惩治潘仁美自有阴司律法,安能让你如此胡搅蛮缠?还不快快退下去!”待黑白无常将杨七郎带下去之后,阎君又冲潘仁美喝道:“大胆的潘仁美,杨七郎都已经到案,你还不快快从实招来?”
    潘仁美刚才还在犹豫是不是真在阴司阎罗殿,现在见到了杨七郎,顿时心中的恐惧又增加了几分。但仍然铁嘴钢牙不肯招供,继续抵赖道:“请阎君明鉴,潘某实在是招无可招啊!杨七郎乃是死在辽军之手,与我潘家何干?”阎君冷笑一声,呵斥道:“潘仁美,阳间你可以抵赖,这里是阴曹地府,安能容你如此狡辩,你抬头看看这两边写的是什么?”潘仁美闻言抬头看去,只见阎君座前的两根柱子上写着一副对联,上联是“阳世三间,为非作歹皆由你”,下联是“阴曹地府,古往今来饶过谁!”核批则是“你可来了”。阎君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潘仁美,你再仔细想想刚进大殿时,柱子上的那副对联是怎么写的?”潘仁美这才想起,刚刚进门的时候,大殿柱子上的确写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下联配“早报晚报早晚必报”,横批是“正来抓你”。潘仁美正寻思着这副对联时,却听阎君一声高喊:“牛头马面!”“在!”牛头和马面出列答道。“将这个十恶不赦的东西叉挑油锅,煮到五分熟再行出锅!”阎君很干脆利索地下达了命令。“得令!”牛头马面答应了一声,将双股钢叉一横,便要挑。潘仁美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磕头像捣蒜一样,大声哀求道:“阎君大老爷,我招我全招!只求您老人家看在我年迈昏愦,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份上放我一马”。接着,潘仁美便把两狼山嫉贤妒能拒发援兵,害死老令公杨继业,然后又设计陷害杨七郎,将杨七郎乱箭射死在万丈高杆上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阎王爷听了以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潘仁美,你胆大包天,嫉贤妒能,害死杨继业和杨七郎,还通敌卖国,本该让你尝尝我阴曹地府割鼻子、挖眼睛、下油锅的滋味。但念你态度诚恳,所说属实,而又戎马一生,驰骋疆场,为大宋立下汗马功劳,姑且饶你一回,回去以后你要好好思过,重新做人,也好早日投胎转世,且不可再做伤天害理之事,如若再犯定让你尝尝我阴司的厉害!”说完,把手一挥:“牛头马面!”“在!”“将他扔出丰都城!”潘仁美一听,立刻吓得昏死过去。
    等他醒过来之后,发现已经躺在“潘家堌堆”,自己的老窝里了。潘仁美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在阳间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也实在太过分了。为了赎罪,也为了早日投胎转世,自己决定为当地的老百姓做点善事,来弥补自己的罪过。自此以后,四邻八乡的百姓不论哪家有事,他都积极提供方便。张家的老人病了无钱医治,李家的孩子吓着了看不好,只要带点香火到潘仁美坟前烧烧纸钱,上上香,都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特别是乡亲们不论谁家遇到发丧或娶媳妇的事,家里的桌椅、板凳、瓷器等不够用,提前到潘仁美坟前念叨念叨,潘家堌堆都会无偿提供方便。日子久了,人们便不再计较潘仁美的罪过,开始念叨起潘仁美的好来了。当然,这些都是民间传说而已,正史中并没有记载。
    20世纪,一场轰轰烈烈的农业学大寨运动在全国兴起,潘家堌堆也在这场运动中被夷为平地种上了庄稼,高大的潘家堌堆从此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前几年,当地文物部门进行文物普查时,发现这里是一处古代文化遗址。该遗址地貌原为南北向隆起的高地,南北长150米,东西宽100米,总面积约15000平方米。从遗址表面采集到的陶片标本看,陶质多为泥质和少量的细泥陶;陶色多为灰色和少量的黑陶及红陶;制法多为轮制,陶器纹饰除素面纹外,还有绳纹、弦纹和瓦纹等。根据调查和采集的标本分析,该遗址为一处龙山文化至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址。此遗址延续的年代较长,其文化内涵有龙山文化时期的陶盆、陶罐,商代的陶鬲,还有战国至汉代的陶豆、陶罐及陶瓮等。现为东阿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聊城房产网 (本文来自:聊城门户网 Lc365.net) 聊城地图
评论 打印 刷新 返回顶部 关闭